冰城志愿者蒋鸿:用镜头记录汶川十年巨变

        地震发生时给避难的灾区人民当“心理治疗师”地震一周年拍下纪录片《心魂》今年又一部“姐妹篇”即将问世
冰城志愿者蒋鸿:用镜头记录汶川十年巨变






生活报记者邓明娟

2008年5月26日,汶川发生了震惊世界的8.0级大地震,一时间,来自全国各地的不少志愿者赶到灾区参加救援。哈尔滨市民蒋鸿虽然未在第一时间赶到事发地,却在广州用她的歌和舞蹈,帮来此救治的灾民暂时忘记了失去家园的痛苦。为了记录下汶川地震那些真实的故事,在地震一周年之际,蒋鸿和她的摄制组几次前往汶川,拍下了一部纪录片《心魂》。今年是汶川地震十周年,蒋鸿又拍摄“姐妹篇”《汶川十年》,预计9月份这部纪录片与观众见面。

一位参加过汶川地震救援,而且即将有两部纪录片问世的冰城志愿者,对于那段特殊的经历有哪些不被人知的记忆呢?

地震发生时

她给避难的灾区人民当“心理治疗师”

1979年,蒋鸿出生在哈尔滨。小时候,她家住在哈东站附近,经常看到爸爸帮助因拿着重物上不去火车的人,耳濡目染下,她从小就爱做好事。

2008年4月,蒋鸿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,独自前往广州深造播音主持。一个多月后,汶川发生了地震,她想到灾区去参加救援,可是,不是每个人都能到汶川参与救援。心急如非时,蒋鸿得知广州接纳了1000名受伤的汶川灾民,立即报名加入了紧急成立的“温馨服务队”,成为一名志愿者。

“唱歌跳舞我还是比较擅长的。”蒋鸿说,当时灾民们心灵上受到了重创,为了让他们找回微笑,只要有时间,她便去医院和灾民聊心事,为他们唱歌跳舞、进行心理抚慰。回忆起当年的情景,蒋鸿至今难忘。“看到当时的情况真的很难过,但再伤心也要在受灾者面前保持微笑。”在参加志愿者工作时,蒋鸿认真地记录着每一天的工作细节,即使是雨夜十点多,蒋鸿依然打伞坚持到网吧做记录。“一位叫杨茜的大姐截肢了,她的腿有些感染,疼痛伤心之余,她还惦记着自己四个月大的女儿。为了让杨大姐开心一点儿,我给她唱了一首《我爱你中国》。”蒋鸿在记录中这样写道。

志愿者工作虽然赚不到一分钱,但她却帮助别人和自己赚来了更多的微笑。在志愿者服务工作中,通过长时间的相处,蒋鸿和杨茜亲如姐妹,并认杨茜四个月大的女儿当了干女儿。

地震一周年

用一部公益片

抚慰灾区人民的心灵

“温馨服务队”心理辅导的志愿者经历,让蒋鸿与灾区人民在情感上有了衔接。“我要继续做点儿什么。”她说,地震过后房子塌了可以重建,但是心灵受到的伤害需要持续关注,于是萌生了拍摄公益记录片《心魂》的想法。

2009年汶川地震一周年之际,蒋鸿和她的摄制组走进灾区,足迹遍布汶川、映秀、绵阳、德阳、什邡等地,从独特的视角,记录下了一年后灾区的状态和变化。这部纪录片成了灾后宝贵的影像素材。

“那个时候,到底走了多少山路自己也记不清了,只记得在去采访电筒女孩邓清清的爸爸时,他家在高山上,车上不去,我们只能徒步。由于连日劳累,我在上山途中晕倒了,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邓清清家的床上。”蒋鸿说。

拍摄过程中,团队遭遇了一台摄像机和部分素材带丢失事件。《心魂》拍摄后期,两个合作单位不再跟进后续工作,资金变得紧张,蒋鸿拿出自己多年攒下的十几万元积蓄,投入到纪录片拍摄中。拍摄完成后,蒋鸿几乎瘦得皮包骨了。她说,有两个伙伴是请假来参与拍摄的,没要一分酬劳,“正是有他们的帮助,我才能坚持下来”。还有剪辑的费用,是跟亲戚借的,最后妈妈帮她还了一笔2万元的欠款。2010年5月,《心魂》在广东广播电视台播出,社会反响很好,虽没有任何收益,但蒋鸿和主创团队感到很欣慰。

2016年,她从广州返回故乡哈尔滨发展,然而,在她心中,有一块地方永远留给了汶川。

《心魂》一共四集故事真实感人“后悔没有再多救几个同学”

蒋鸿告诉生活报记者,2009年拍摄的《心魂》一共分《师魂》、《铿锵少年》、《父亲》、《古羌文明》四集,共60分钟。

《父亲》这一篇章,记录了渔子溪村的农民李家福救人的故事。地震中,李家福失去了一双儿女。当天,他在余震不断的情况下,救出了一位体重70多公斤的银行押钞员。当时,李家福和他的侄子两个人轮番背着这位押钞员,走了好远的路,直到将其送到安全地方。在失去两个孩子的巨大打击之下,李家福毅然决然加入当地志愿者团队,跟着救援队伍一起山上山下背伤员。地震过后,李家福在渔子溪村的牛眠沟开摩托车拉客贴补家用,大概每月收入几百块。后来,那位押钞员为了答谢李家福,多次给他送来1000元的感谢金,但是李家福都拒绝了。“1000块钱,应该是他两三个的生活补贴。”蒋鸿说。

《铿锵少年》中记录了一个叫马健的少年,他徒手挖掘整整四个多小时,将同班同学从废墟中救出。蒋鸿说:“当时,汶川映秀漩口中学教学楼在8.0级强震中坍塌成为废墟,山体崩塌,余震不断,映秀还连绵下起了雨。漩口中学的老师决定带领学生撤到山上安全的地方。晚上9点多,一直想要回去救同学的17岁少年马健假借‘方便’为由,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冒着大雨,偷偷‘违纪’,孤身一人跋涉到坍塌的教学楼前救援。里面埋着的向孝廉,是班里最小的同学。马健一边为她加油鼓劲,一边搬开沉重的石块和尖锐的钢筋,耗时四小时,徒手为向孝廉挖出了一条‘生命通道’。马健的双手早已经血肉模糊,他忍痛,以弱小的身躯背着重伤的向孝廉,生死夺命跑回安全地带。回忆起当时,马健情绪低落起来,但他不是在后怕,而是在后悔,后悔没有再多救几个同学。”

地震十周年

她再用镜头记录汶川巨变

“2018年是汶川地震十周年,汶川变了吗?汶川的人过得怎么样?应该再用镜头去记录一次汶川。”去年9月,蒋鸿打算拍摄《汶川十年》,消息一传出,得到了哈尔滨、广州两地志愿者团队和有识之士的共鸣和支持,同年11月25日在广州举行开机仪式。

蒋鸿表示,重返汶川,被那里翻天覆地的变化深深震撼了。汶川、映秀到处是二层别墅。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。杨茜的女儿已经长成了漂亮的小姑娘;李家福做起了装修工作,家里住进了二层小楼;马健于2017年8月进入威斯康星麦迪逊分校攻读细胞分子生物学博士。

为了记录下汶川的巨变,这部纪录片《汶川十年》目前正在紧张的拍摄中,计划今年9月首映。蒋鸿表示,目前这部纪录片的拍摄标准只是够电视台播出,如果资金充足,一定会转化成更高的播出标准,或可进入影院播放。

本版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